网站首页 通知公告 西盟新闻 专题报道 文化旅游 文明之窗 社会事业 党的建设 平安西盟 佤山文艺 图说佤山 音频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木鼓网 >> 西盟新闻>> 正文
 

脱贫故事│茨米竹的人和事

来源:西盟木鼓网 时间:2018/6/26 9:55:38 点击:1366

 

不管是阳光灿烂,还是风雨交加,守护好一份期盼,是人生唯一不可以被剥夺的财富。生于农村长于农村,不能忘记的就是农村特有的味道,那是我们的根,那是文学的源地,更是共产党执政的根基。

十年前我在县委政策研究室、县委农办工作,因为建设一个叫细节的边远寨子,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细节记忆》,后来云南报业集团属下的《民族时报》在编发这篇稿子时加了一个编者按,其中有一句话是“这是一个基层工作者的心灵笔记”。细节是拉祜族寨子。

十年后我又在另一个拉祜族寨子——茨米竹,按照县脱贫攻坚工作领导小组的要求,到我的挂包帮户家中同吃同住同劳动不少于10天。我们相互之间把这个叫做“三同”活动,扎啊家小别墅二楼的房间成了我的住所。


茨米竹这个寨子坐落在西盟三列大山中西部一列的野牛山下,海拔1500米。寨子依山而建,97户人家全部建在山洼洼里。关于“茨米竹”之说,在很远的时代里,有一种拉祜语叫做“茨比怪”的动物会跑进这个寨子的人家中,这种动物汉语叫麂子。据说麂子进寨子的那年人们杀了鸡和小猪做了“礼”,才避免了寨子被大火烧掉。后来这个寨子就被叫成茨米竹了,大意是“茨比怪”会跑进这的寨子。可想在大山里的这个寨子当年四周森林一定是密而深,能让动物有藏身之处且能自由活动。另一个版本说的是,茨米竹寨子的人上山打猎时打到瞎了一只眼的麂子,老猎人打了一辈子猎的也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全寨子的人都不敢吃,还做了拉祜礼。后来别的寨子都说这个寨子叫茨米竹,意为“打到瞎了一只眼的麂子”的寨子。

力所乡拉祜族有他们的英雄李保(又名扎莫),他是西盟力所角码(角码即部落)土司代办,1950年曾经同拉勐、岩火龙一起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回到宁洱后他提议用佤族的盟誓例规――剽牛、喝咒水结盟立誓:“我们各民族跟共产党走”。史料记载:1951年1月中旬,西盟赴京参加国庆观礼的民族代表回到澜沧,中央边疆民族访问团也随之到达。中共澜(沧)、宁(江)、沧(源)中心县委认为,这是推进西盟地方政权建设的机会,遂委派解放军基干二团政委、澜沧县边工委书记张春雅,组织部长赵卓率领200余名解放军官兵,与西盟赴京国庆观礼民族代表会同中央访问团一起,用马帮驮着盐巴、布匹等救济物资进西盟。1月21日,在西盟佛殿山垭口草坪子,举行了“阿佤山区各民族团结保家卫国大会”。当地头人和民族群众约3000人参加大会。大会上,李保、拉勐介绍了首都国庆盛况,讲述了他们参观天津、上海、南京、重庆、昆明的见闻,说共产党好,毛主席好,中国强大。1951年5月,境外国民党军残部勾结西盟少数坚持反动立场的土司头人发动反革命叛乱,5月13日,西盟区政府失陷,李保落入敌人手中,被绑架到境外国民党军残部驻地。尽管敌人对他进行残酷的刑讯逼供和诱惑,但他对新中国、对人民政府的信念毫不动摇,坚贞不屈,痛斥国民党残部的罪行,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被国民党军残部活埋于缅甸营盘街。


我第一次到这个寨子是2011年的年尾,从季节上是冬季了。我们一行人随着村民从地里收工的脚步声来到扎克家,交谈中得知他们的愿望是劳动回来能有一个洗热水澡的地方。难怪这次到茨米竹驻村,扎啊说,我们寨子的第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就是你整给的。现在,寨子里家家户户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晚上劳动回来热呼呼地冲一个澡舒服啊。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茨米竹人用他们“得之坦然,失之泰然,一切随缘是最豁达而明智的人生态度”的最直朴的人生思维和勤劳致富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创造着生活的原味。如今,小洋房代替了低矮的茅草房,自来水管代替了妇女们背上的竹筒,手机的铃声代替了人工的吼叫声,汽车、拖拉机、摩托车的声音代替了古老的牛铃声,汽油味代替了村寨原有的牛粪味,进寨子的路也不再是坑坑洼洼黄土满天飞。

贫穷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穷的思想,以及认为自己命中注定贫穷。一旦有了贫穷的思想,就会丢失进取心,也就永远走不出贫穷的阴影。好在茨米竹的村民们不是这样的人,他们有改变贫困面貌的强烈愿望和果敢行动的能力。一个寨子贫困面貌的改变除了党委政府的帮助外还得有村民自身的努力,几个组干部想了好长时间,基本把发展的想法理清了,接下来就是实实在在地干了,用他们的话说,“我们不能只想不做”。在此我想起了通用电气(GE)董事长兼CEO杰克·韦尔奇有忠告说:“如果你有一个梦想,或者决定做一件事,那么,就立刻行动起来。如果你只想不做,是不会有所收获的。要知道,100次心动不如一次行动。”

组干部想好了,先种茶。2001年那个多雨的季节,动员家家户户出门种茶。事到临头,有的村民反对不干了。把地都用来种茶叶了,旱谷和包谷不种了,我们吃什么?也不能怪村民想法有问题,手中有粮心不慌,人活着谁不是得先解决肚子问题,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组长扎啊种茶的态度很坚决,家家户户种粮,各吹各打,只能管饱不能管好,你们不种我家种,一些当年没有种的第二年也跟着种了。现如今,我在村委会的年报表中看到了这样的数字,茨米竹村民小组茶叶种植240亩,产量23849公斤。4月份的春茶鲜叶茶厂收购每公斤9元,平时收购没有这么高,就算6元的均价,一年也要为村民带来14万的收入,人均达369元。


说了茶叶还得说说咖啡,说到茨米竹的咖啡,得提到一个本寨子出去工作的人――扎迫。扎迫在孟连武警部队当了18年兵,1995年复员后被分配到孟连县建设银行任保卫科科长,在孟连县成家生女,2003年退休。回家乡闲聊时谈到孟连县种咖啡致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个组干部一合计,抽了农闲的时间,跑到孟连请扎迫回来带领大家一起种咖啡。受党培养教育多年的他,彻夜未眠,想想家乡的人们还贫困,2006年他毅然回乡带领村民种植咖啡,当650亩咖啡全部定植完后,扎迫和村民们大醉了一夜。之后的2012年5月23日,力所村茨米竹咖啡种植协会成立,会员覆盖本组及周边村组农户共134户536人,2014年鲜果产量达580吨,产值160万元。力所村报表记载着2017年茨米竹村民小组的咖啡产量是535429公斤,产值达110万元,人均可增收2887元。最多的一户人家2017年咖啡收入4万元。

2012年茨米竹人又突发奇想,在咖啡地里套种坚果。这次驻村我亲自参加了挂包帮户家给咖啡、坚果施肥的劳动,坚果长势还不错,有的果树挂的果果还真多,一串一串的像铜钱,扎啊告诉我说,他们寨子去年坚果有一家人已经卖了2千元。扎啊悄悄地跟我说,10月份收坚果的时候你赶快来,意思是我可以饱吃了。寨子人已经商量过了,今年开始还要在茶叶地里套种坚果,可想几年后那又是一大片生态茶园和果园。

高尔基说过,时间给勤劳者留下串串的果实,而给懒汉只留下一头白发和空空的双手。茨米竹人的勤劳是大家公认的,我的另一个挂包帮户扎依,天稍亮就出门了,他家还种着一亩菜地,老县城和乡政府都有他卖菜的身影。好问不迷路,好做不受贫。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努力脱贫致富带来的乡村变化。


数字可以说明茨米竹这几年来的变化。97户人家中94户住房为砖混结构3户为砖墙瓦项,有汽车7辆,手扶拖拉机22台,电动机69台,家家有摩托车,有手机、电视机。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茨米竹人通过自己的艰苦创业,收获了生活的富足。茨米竹人不知道消费和资本的关系,但他们清楚生活要靠自己的双手来改变,原始积累在改善生活方式中的作用。

现在要修通募西路69公里处过寨子和乡政府连接的公路占了部分茶地、咖啡地,茨米竹人想得开,他们没有和政府要价,甚至没有一分补偿,积极支持修路,按他们的话说,“路通了,好在。”这就是茨米竹人的思想境界。比起几年前大家决定从连接乡政府的公路中挖一条到寨子的公路,因占到个别人家的茶地,还有人做出了过激的行动,现在境界大不相同。

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共产党的坚强领导,离不开领导者的开拓精神,离不开带头人的引领和示范作用。党支部的核心作用是茨米竹发展的中坚力量,致富带头人的示范作用是助推剂。五年前扎拉、娜起两小口率先在寨子里建起了三层小楼,办起了茶叶初加工厂。五年前连一个太阳能热水器都装不起的扎克一家拥有了两张汽车,还到别的寨子承包管理着一片咖啡地。13个党员还自己种植着4亩的坚果基地,用于筹集自己的活动经费。

毛毛雨,打湿衣裳;杯杯酒,吃垮家当。一些不良的生活习惯和极少数不思进取的人也同时存在,这些都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不断革新和教育。一场大病最容易返贫,供一个孩子上完大学,家中一切耗尽。一个村民幽默地说,我的收入全部给小孩用来买“字”了,原来是他家有大学生在读。我告诉他说,不只是买“字”了,更重要的是买回来了更高层次的智慧。

“从秋叶的飘零中,我们读出了季节的变换;从归雁的行列中,我们读出了集体的力量;从冰雪的消融中,我们读出了春天的脚步;从穿石的滴水中,我们读出了坚持的可贵;从蜂蜜的浓香中,我们读出了勤劳的甜美。”这段话抄录下来正可以说明这个寨子里人们的脱贫过程。

期盼着,茨米竹的美好生活会越来越好。期盼着,美丽乡村建设的蓝图在这里绽放出多彩的风景。(李群昌 文/图)

 

 
 
主办单位:中共西盟佤族自治县委员会 西盟佤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西盟县委宣传部(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16003620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11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西盟县新县城勐卡路1号综合楼内宣传部 电话:0879-8342029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9-8343115 在线举报
公安备案编号:53082902000001